• 邓衍成的成名作,任达华的限制级经典,为李修贤开拓了票房新市场

    发布日期:2022-05-05 11:51    点击次数:153

    1970年,18岁的李修贤进入了“邵氏”,自此走上了电影之路。

    因为外形俊朗,李修贤获得了邵氏大导演张彻的喜爱,并凭借《五虎将》、《大劫案》、《无法无天飞车党》、《刺客列传》、《目无王法》、《上海滩十三太保》等作品,稳固了自己的观众市场。

    80年代中期,邵氏放弃了电影业务,开始向电视行业转型。而李修贤也在此时离开邵氏,加盟了陈勋奇的“永佳影业”,并以自导自演的方式,为“永佳影业”拍摄了《公仆》、《皇家饭》等警匪片经典。

    其中《公仆》这部作品,还让李修贤拿下了两座影帝奖杯,获得了两次最佳导演的提名。

    独立发展自己的电影事业,是不少电影人的梦想。1987年,李修贤也尝试事业独立,他离开了“永佳影业”,自组了“万能影业”,并凭借一部《铁血骑警》,开启了自己的独立制片道路。

    因为《省港旗兵》、《警察故事》、《英雄本色》等港片经典的影响,警匪题材的电影作品,在80年代末十分流行。

    彼时的李修贤看准时机,带领“万能影业”入局了警匪港片的票房市场。而由“万能影业”投资拍摄的《霹雳先锋》、《喋血双雄》、《壮志凌云》,也成为了一个时代的港片经典。

    不过,好景不长。进入90年代之后,无厘头喜剧成为了票房市场上的硬通货,中规中矩的传统警匪片,也快速失去了观众群体。

    观众市场的变动,让李修贤的“万能影业”,面临了发展危机。为了消除危机、摆脱困境,李修贤也决定带领“万能影业”,开拓新的票房蓝海。

    80年代末,港片市场正式实施了“电影分级制度”,不少电影人为了搏出位,开始在限制级电影作品中大展手脚。

    牟敦芾导演的《黑太阳731》、何藩导演的《三度诱惑》、杨志坚导演的《卿本佳人》,也都在彼时的限制级港片市场上,获得了极佳的票房成绩。

    面对此情此景,彼时的李修贤也带领“万能影业”,入局了限制级港片的票房市场。

    1992年,李修贤找来任达华、邓衍成,投资拍摄了限制级奇案电影《羔羊医生》。本期,我们就来聊一聊,这部由真实案件改编而成的《羔羊医生》。

    早年的“万能影业”,一直致力于警匪片的拍摄,即便是走入了限制级港片的票房市场,李修贤依然希望“万能影业”,能够坚持警匪片的拍摄特色。

    1989年,麦当雄导演的《三狼奇案》,在港片市场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于是,李修贤也想效仿麦当雄,将现实中的真实案件,搬上大银幕,并在还原案件的同时,放开电影的表现尺度,以此来满足观众们的猎奇心理。

    于是,李修贤将目光聚焦在了1982年的“雨夜屠夫案”上,这部《羔羊医生》便是根据这起轰动一时的奇案,改编而成。

    值得一提的是,在拍摄这部《羔羊医生》时,李修贤找来了邓衍成,与自己共同完成影片的导演工作。

    早年的邓衍成,是电视台的电视剧导演。80年代末,邓衍成转型成为了一名电影导演,还为关之琳、夏文汐拍摄了《血衣天使》,为周星驰、李连杰拍摄了《龙在天涯》。

    不过,这些作品的市场表现都不理想,邓衍成也没能因此打响名号。

    虽然《血衣天使》、《龙在天涯》的市场反响平淡,但邓衍成在这两部作品中大胆奔放的镜头语言,却惊艳了当时不少的业内同仁,其中便包括李修贤。

    1992年,“万能影业”拍摄这部《羔羊医生》时,李修贤也将邓衍成拉入了幕后制作组,希望他的到来, 三门峡阳光铸材有限公司能为电影的视听语言,带来一些冲击性的改变。

    而随着邓衍成的加入,《羔羊医生》的故事也在大银幕上,焕发出了不一样的色彩。

    电影的一开始,李修贤饰演的李sir,接到了照相馆老板的报警,随即带领手下“肥炳”(郑则仕饰演)赶往现场。

    原来,有个顾客来照相馆洗照片,照片上全是一些“尸体”的影像。老板询问这位客人,这些照片的来历。客人表示,这是电影剧组用来拍戏的道具,还催促老板快些洗出来。

    客人走后,老板越想越不对劲,于是报了警。

    李sir正在调查一起“连环凶杀案”,照片上的这些“尸体”,正是这起“连环凶杀案”中的受害者。李sir安排手下,在照相馆周围布控,一旦有人来取相片,就将其拿下。

    没过多久,出租车司机“林过雨”来取照片,结果被周围埋伏的探员们抓获。

    被捕后,林过雨表示,自己只是帮朋友来取照片,这些照片并不是自己的。肥炳带着林过雨,去找这个所谓的朋友。可是,林过雨绕来绕去,始终不肯指明这个朋友的住处。

    肥炳怀疑,林过雨是在戏弄众人,于是将他带回了警局。

    在警局,林过雨什么都不肯说。没办法,李sir、肥炳只能从他的身份入手,展开彻底的调查。

    林过雨任职于一家出租车公司,经过走访,肥炳发现,林过雨的工作日志上,有一些特殊的标记。巧合的是,这些做过标记的日期,刚好与案发日期吻合。

    肥炳带人搜查了林过雨的住处,并在他的住处发现了大量“尸体照片”,通过背景比对,李sir发现,这些照片的拍摄地点,就是林过雨所居住的那间小屋。

    面对李sir、肥炳调查到的线索,林过雨俯首认罪,并说起了自己的故事。

    原来,在林过雨小的时候,他的母亲因病去世,父亲又娶了一个妻子。然而,这个继母对林过雨并不好,时常打骂他。这段成长的经历,让林过雨的内心,逐渐变得扭曲。

    每到雨夜,林过雨就会不自觉想起儿时挨打的场景,他的情绪也会随之变得十分暴躁。

    数个月前,林过雨在一个雨夜搭载了一名女乘客。这个女乘客刚失恋,心情不太好,因为言语冲突,她与林过雨吵了起来。

    情绪暴躁的林过雨,在车内干掉了女乘客,之后将其带回住处“碎尸”,然后再利用工作之便,四处“抛尸”。

    经历了这次作案之后,林过雨感到内心十分畅快。于是,每当雨夜来临,情绪变得暴躁之际,林过雨都会寻找一名受害者,将其“杀害”,之后带回住处“分尸”。

    兴奋的林过雨,在“分尸”时还会给受害者拍照,李sir发现的这些照片,就是林过雨作案时自己拍摄的。

    听了这些话,李sir只觉毛骨悚然,可林过雨却平淡地表示,自己下手的对象,都是一些坏女人,她们都是活跃在欢场的“应召女郎”,自己只不过是“替天行道”。

    可是,李sir发现,第4起案件中的受害者,是一名17岁的女大学生,该受害者并无不良生活记录。林过雨表示,第4起案件只是一个意外。

    当时,林过雨搭载女孩赶往目的地,因为被女孩的淳朴气质吸引,林过雨便将车开到了郊外,想和女孩聊聊天。然而,女孩看到司机改道,内心惶恐不已,还在途中奋力呼救。为了阻止女孩呼救,林过雨一时失手,将对方干掉。

    这次意外,给林过雨的内心造成了一定的打击,之后他便停止了作案。

    根据林过雨的描述,李sir重新梳理了案情,发现口供与调查的线索,基本吻合。于是,李sir带着林过雨指认了作案现场。最终,法院对林过雨进行了审判,并判处其终身监禁。

    在这部《羔羊医生》里,邓衍成通过大尺度的镜头画面,还原了凶徒作案的全过程,并以回忆、插叙的方式,对故事内容进行表现、对角色的过往、成长进行刻画。

    这样的视听表现手法,以现在的眼光来看,可能稀松平常,但在当时的市场环境下,却显得异常前卫。

    随着《羔羊医生》的上映,这套“独特的奇案片拍摄方式”,也影响了之后的一大批港片创作者。

    2015年,翁子光导演的《踏血寻梅》,让郭富城顺利拿下了一座影帝奖杯。而这部《踏雪寻梅》在故事结构、表现手法上,几乎是照搬了《羔羊医生》的框架设计。

    在这部《羔羊医生》里,独特的叙事手法,让电影的故事紧凑、有序。极具视觉冲击力的镜头,也满足了一大批观众的猎奇心理。而任达华出色的角色塑造能力,也起到了锦上添花的效果,大大提升了影片的质量水准。

    1992年10月,《羔羊医生》上映,并拿下了1270多万的票房成绩,成为了该年度“限制级港片”市场上的票房第一名。

    要知道,1992年可是“限制级港片作品”大爆发的一年。

    樊少皇的《力王》、邱淑贞的《赤裸羔羊》、叶玉卿的《与鸭共舞》、陈宝莲的《草灯合适》、刘嘉玲的《现代应召女郎》、黄霑的《大咸湿》,都是在这一年走入限制级港片大银幕。

    然而,在残酷的票房竞争之中,这些作品却都败给了《羔羊医生》,由此足见该片的实力。

    《羔羊医生》的票房大卖,让李修贤的“万能影业”在限制级港片票房市场上,站稳了脚跟。

    该片之后,“万能影业”还投资拍摄了《八仙酒店》、《贼王》、《杀戮少年》等作品,而且都取得了不错的市场反响。

    而在片中出演“林过雨”的任达华,也因为精彩的表现,走上了一条特别的表演道路,成为了港片大银幕中的“暴虐凶徒”专业户。之后的《乌鼠机密档案》、《触目惊心》、《天水围的夜与雾》里,任达华对该类型角色的塑造,也是一次比一次惊艳。

    当然,受《羔羊医生》影响最大的,还得是为本片担任执行导演的邓衍成。

    在拍摄该片之前,邓衍成只不过是港片市场上,一名不入流的小导演。然而随着该片的成功,邓衍成也一跃成为“香港罪案题材电影第一导演”,而后由他导演的《乌鼠机密档案》、《弱杀》、《黑狱断肠歌》,也成为了一代人心中的港片经典。

    A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