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结局大反转!阿姆斯特黄金赛挂科司机摘得桂冠

    发布日期:2022-04-15 11:31    点击次数:186

    本赛季的阿姆斯特黄金赛于昨日(4月10日)在荷兰开赛,人送外号“挂科斯基”的英力士车手米哈乌·科维亚特科夫斯基(Michał Kwiatkowski)以一个轮胎的微弱优势险胜AG2R雪铁龙车队的伯努瓦·科内弗鲁瓦(Benoît Cosnefroy),摘得了本场赛事的桂冠,同时也获得了他职业生涯的第二个阿姆斯特黄金赛冠军。

    这个场景何其相似。在去年的阿姆斯特黄金赛中,珍宝车队的沃特·范阿尔特(Wout van Aert)同样以肉眼难以分辨的微弱优势战胜了英力士车队的汤姆·皮德科克(Tom Pidcock)收获了冠军。

    阿姆斯特黄金赛、瓦隆之箭、列日—巴斯通—列日这三项赛事被并称为“阿登三赛“,是春季古典赛的重要组成部分,特点是赛程中有着非常多的短坡,本赛季的比赛路线,主办方标注的短坡就有30多个。

    今年的比赛没有太豪华的车手阵容,本赛季一路强势的当红炸子鸡波加查没有参加今年的比赛。另外,类似“上海人“阿拉菲利普、”双范“之一的范阿尔特、环西三冠王罗格利奇等顶流车手也都没有参赛,所以本届最大的热门当属另一位”双范“之一的范德普尔。

    今年的比赛总里程为254公里,在比赛初期就有一个6人小集团进行突围,并一度将秒差拉开到了7分钟。

    由于路线狭窄,弯道又多,摔车是大多数古典赛中的常规事件,本次赛事受到摔车影响的有安德烈亚·巴焦利(Andrea Bagioli)、安东尼·蒂尔吉(Anthony Turgis)、杰克·黑格(Jack Haig)、内森·范霍伊东克(Nathan Van Hooydonck)等车手。

    距离终点不到45公里时,英力士车队开始提速,在终点前35公里处将领先集团的车手们悉数回收。

    在终点前34公里的Keutenberg路段,本次赛事的进攻号角吹响,当天的争冠集团也在这波进攻中诞生,除了获得第一第二的挂科斯基和科内弗鲁瓦,还有马修·范德普尔(Mathieu van der Poel)、卡斯珀·阿斯格伦(Kasper Asgreen)、蒂什·贝诺特(Tiesj Benoot)、托马斯·皮德科克(Thomas Pidcock)、迈克尔·马修斯(Michael Matthews)等车手。

    随后的爬坡中,希尔什和皮德科克先后发起了进攻,但都无功而返。到下坡路段时,挂科司机发动进攻并成功突围,随后科内弗鲁瓦也突围出来,紧紧咬住了挂科司机。尽管争冠集团中的其他人在后期奋力追赶,但两人一路强势突围,将领先优势一路维持到了终点。

    于是,终点冲刺就变成了挂科司机与科内弗鲁瓦的双人舞台,终点前250米科内弗鲁瓦率先发动冲刺,挂科司机紧随其后开冲,他们以肉眼难以分辨的差距肩并肩通过了终点线。科内弗鲁瓦一度自信地认为自己获得了胜利,与现场的人们开始拥抱庆祝,而挂科司机看到了科内弗鲁瓦在庆祝也不确定自己是否获胜,没有什么动作。

    过了终点线后,甚至连媒体都已经开始了对科内弗鲁瓦的采访。然而,好景不长,大屏幕的回放出来了,通过高速相机的照片可以看到挂科司机仅仅以几厘米的优势获得了胜利,闹了一个大乌龙的他在摄像机的镜头下脸上写满了尴尬,只能苦笑退场。而得知此事的英力士车队则是一片欢腾,拥抱到了一起。

    编辑:Johnny

    图片来源:阿姆斯特黄金赛官媒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