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施焕中教授:期待医院系统不用再评职称

    发布日期:2022-04-29 10:59    点击次数:157

    本文作者:施焕中

    今天很忙,从早上 8 天到下午 3 点半,我一直在教学楼作为考官参与「北京市住院医师培训第二阶段临床综合技能考核」。这种考核,每年搞一次,没啥特别的感慨。

    我参加的环节是病例分析,考生事先抽签从 14 个朝阳呼吸的实际病例中抽取 2 个,看完病历摘要之后口头给出以下 4 个方面的答案:1. 病例特点;2. 初步诊断和诊断依据;3.鉴别诊断;4. 诊疗计划。

    来北京市三甲医院呼吸科的年轻医生,即使不专门为本次考核精心做准备,甚至不需要额外看书,平稳过关是不需要忧虑的事。

    来自二级医院的呼吸科或三甲医院非呼吸科(如高干科、感控科、社区办等)的考生,只要在相对规范的呼吸科工作过半年以上,也都好说话。

    考题是由我们科的教学主任负责组织整理的,所有的病例都是常见病、多发病,所提供的病历资料包括化验结果和影像都是教科书式典型的,接受过规范化专业训练的年轻大夫没有理由过不了关。

    医生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尤其是科研方面的压力。

    目前,大伙儿都在焦虑地等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公布今年的中标项目。全国各地大型医院的临床科室一般都能拿到数量不等的面上、青年或地区基金项目。

    当今,有一种普遍存在的现象令人深思, 唐山东海钢铁集团有限公司那就是拿到项目的人员分布呈现出所谓的「两头热」。

    一头是,年过 50 岁的教授们因为有众多研究生帮忙干活,所以不愁没有论文发表,有了论文本钱拿到项目便水到渠成。

    另一头是,刚刚毕业 1~3 年的博士仰仗着读书时代积累下来的文章,在申报青年基金的运动中纵然横冲直撞很多时候也能横扫千军。

    为什么说是刚刚毕业 1~3 年的博士?道理很简单,如果 3 年之内没能卧槽叫将,说明头先的本钱不够足,再拖下去也很难利滚利,就这么一回事了。

    这里说的是整体趋势,不排除离散于 95% 可信区间以外的少见情况。

    最大的问题来了,所有的医生从入职第一天开始都不可能再进入实验室干扰 RNA,在成为有资格带教研究生之前没有机会发表与实验相关的论文。

    几乎所有的主治、副高和正高职称的医生都必须将全部的精力集中投放在临床一线,何来文章?没有文章,何来国自然?这样的矛盾存在于祖国的每一寸山河。

    有关部门制定各项政策的初心都是好的,但是几乎所有的政策在执行过程中都会变味,然后推倒再来新的政策,如此循环往复一直折腾下去。当初鼓励医生做研究,谁能想到却催生出一片欣欣向荣的论文工厂产业链?

    以后不唯论文了,唯什么?唯挂号票的张数,私自印制 10000 张珍品挂号票有难度吗?

    不评审职称可能是走出这种怪圈的最佳方案。

    人们关注论文意在职称,关注职称意在米缸。实际上,只要有机会涨工资,谁还会关心职称这种不能当饭吃的货?何况周围所有的人都没有副高正高之说。日本的教学医院,一个科室只有一个教授不也运转良好吗?

    写于 2020 年 9 月 24 日

    丁香园「大咖专栏」往期精彩内容

    施焕中教授:当今医生能在 40 岁评上正高已属十分少见

    协和宁晓红 & 张迪:当前我国并不具备安乐死合法化的客观前提

    张作风教授:对上海目前新冠流行的研判思考和建议

    本文首发于施焕中教授个人公众号「施焕中」,授权丁香园发布题图来源:视觉中国|策划:gyouza

    AAB